Tag: 喜酒 |
  • 1
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开往南平的火车:呶呶第二次喝喜酒

1月19日,呶呶第三次离开福州,这次是坐火车到南平去参加呶呶干妈的婚礼。呶呶干妈,是我认识接受二十年的闺蜜,也是我结婚时的伴娘。由于这结婚日子定得比较变态,所以我们不得不在19日下午出发,20日早上赶回福州。现在是春运期间,由于带着孩子,硬座实在没法挤,只能买硬卧了。好在只有差不多三小时的路程,再累撑撑也就过去了。

出发前几天,我就给呶呶打好预防针,告诉她过几天我们要去参加干妈的婚礼,是坐火车去哦。她特别兴奋,天天都念叼着“干妈”和“坐火车”。在她一周四的时候有坐过一次动车去厦门,所以坐火车我倒是不担心,如果坐汽车我就担心!考虑到要喂奶和她的活动空间,我们买了一个上铺和一个下铺。

上车、开车,呶呶果然状态一直很好,还很热情的和邻座的叔叔阿姨打招呼,老是冲着他们笑。点心我给她做了黑芝麻咸香饼干,她吃着吃着也打发了好些时间。后来她想睡觉了,我就带她到上铺去喂奶。结果她更兴奋了,觉得在高处特别有趣,一阵一阵的向下望,大声叫着“爸爸”。我担心她的安全,在狭小的空间里保护着她,真是累坏了。后来她终于睡着了,我也趁机眯了一下。火车快到站时,她醒了。

到了南平,找到了呶干妈给我们订的招待所住下后,就冲向呶干妈结婚的地方。南平真可怕,去哪都要爬山,抱着呶呶我都快累死了!天气又不好,地上湿湿的,不方便让她自己走,好不容易撑到终点,我连和呶干妈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!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旅途 火车 喜酒

分类:l----我们的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461

呶呶第一次去喝喜酒

呶呶这几天一直睡不好,以前爷爷十分钟可以哄睡,现在一抱到手上就哭,好几天都是要十点多、十一点多才肯睡,睡着后也不踏实,老哭老闹的。今天看到她额头上有一些疹子,才恍然大悟,可能是前几天打了麻风疫苗的反应。可是晚上又发现她的床边有几只蚊子,也搞不清究竟是蚊子咬的还是出疹子,好在精神还是很好,依然爱玩爱闹爱笑。

现在老喜欢摆手挥手的,也不知道是在说“HI,你好”还是“再见”,不过最后被我们定义为“再见”,因为她叫唤人的时候喜欢叫“嘿”或者“啊”,叫一声头扬一下,两只眼睛还盯着你,希望你给她回应。

今晚王子堂哥结婚,婆婆起初很不愿意去,她说只想和呶呶呆在家里,让我们三个人去。可是公公不答应,一定要全家一起去。公公要去收钱,所以很早就走了。我们三个人打车去的路上,婆婆就满脸不高兴,一路都在唠叨,连堵车都觉得不爽,很烦躁的摆着脸色,搞得我的心情也不好掉。酒席上,呶呶什么都想拿来玩,她更烦,我们让她不要急,她便开始发火了,我差点和她吵起来。后来公公收完钱回来抱呶呶去玩了,她的脸色才慢慢好起来。所以平时我很不喜欢和她一起出门,很开心的出门,总是可以很郁闷的回家!


(有点无聊……)


(到处都是陌生人……)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喜酒 结婚 疫苗 反应 隔阂

分类:l----呶呶每日秀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2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175
  • 1